主页 著名圣地 罗马著名大殿 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 耶稣十字架真木

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 耶稣十字架真木

312 views
0
  • 历史及参观

埃斯奎里(Esquiline)山坡上的圣十字大殿,是为纪念和默想基督苦难而兴建的。大殿由君士坦丁皇帝(Constantine I)和他的母亲圣海伦(St Helen)建于皇宫的旧址上,初时被称为塞索瑞安大殿,也许是因为教宗圣西尔维斯特(Sylvester I 314-337)曾用此殿作接见大厅之故。虽然大殿也有海伦大殿或塞索瑞安大殿之称,它的官方名称却是耶路撒冷大殿。这名称与存放在这里的耶稣十字架真木,和与耶稣苦难有关的其他圣物,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些圣物是君士坦丁皇帝年迈的母亲在加尔瓦略山奇迹般找到,并带回罗马的。但这名称同时也表示,耶路撒冷和罗马两地之间产生了一种转移作用,后者由于伯多禄在十字架上殉道而得到圣化。

大殿自中世纪末期开始,才被称为“耶路撒冷圣十字大殿”(Santa Croce in Gerusalemme)。

相传是教宗大额我略(Gregory I)把大殿委托给枢机总铎作领衔教堂。数世纪以来,这大殿经教宗额我略二世(Gregory II 715-731)和哈德良一世(Adrian I 771-795)多番修茸。

大殿正门附近的教宗本笃七世(Benedict VII 975-984)墓志铭记载,十世纪时,为了守护珍贵的十字架圣木,教宗曾命人在大殿旁兴建了一座大楼,供大殿的议事司铎团居住。可惜这大楼一直都空置下来,于是教宗良九世(Leo IX)遂于1049年下令卡西诺山的本笃会会士进驻那里。可是,这些本笃会会士于1062年撤出,去了圣巴斯弟盎大殿(San Sebastiano)。于是教宗亚历山大二世(Alexander II)便派遣卢卡的圣斐迪安(San Frediano)教堂的律修会士(Canonici regulares)管理教堂;教宗路爵二世(Lucius II 1144-45)在任期间,他们将大殿改建成罗马式,内分为三个通廊,加建了一座有两棂和三棂窗(2及3 lights mullion windows)的钟楼,又在四世纪的大殿正门面前方加建了门廊。

在教宗流亡阿维尼翁(Avignon)期间,整个大殿被荒弃,直到1370年教宗乌尔班五世(Urban V)把大殿交托给嘉尔笃会隐修士(Carthusians)负责为止。这些隐修士也作了重要的修茸工作,尤其在门多萨(Perdro Gonzales de Mendoza 1478-1495)和卡瓦哈尔(Lopez de Carvajal 1495-1523)两位西班牙枢机出任大殿领衔总铎期间。

1561年,嘉尔笃会士被调往位于戴克里先公共浴场遗址的天神之后圣母大殿,于是圣伯尔纳铎的隆巴迪(Lombardy)熙笃会士便来到这里,直至现在这大殿都由该会的会士负责管理。他们在大殿所做的最早工程之一,就是在1570年修建的圣髑小堂,和波马兰齐奥在圣海伦小堂墙上所绘的寻获十字架事迹壁画,当时帕切科枢机正出任大殿的领衔总绎。

大殿年代史
300年
320君士坦丁皇帝及母后海伦在罗马兴建耶路撒冷大殿(Hierusalem)
700年
715-795教宗额我略二世至哈德良一世期间进行大殿修茸工程
1000年
1049教宗良九世委派卡西诺山修院的本笃会会士管理大殿
1144-45 大殿改建成罗马式
公元1300
1370教宗乌尔班五世把大殿及修院委托给嘉尔笃会士管理
公元1500
1561隆巴底的熙笃会会士接管大殿
1570兴建圣髑小堂
公元1700
1740-58教宗本笃十四世把大殿改建成巴洛克式

  • 参观

圣十字大殿今日的巴洛克风格和面貌,乃出于教宗本笃十四世的修建。这位教宗于1741至1744年间委托两位建筑师进行修建工程,一位是罗马人格雷戈里尼(Domenico Gregorini),另一位是西西里人帕萨拉夸(Pietro Passalacqua)。这时期在罗马亦完成了重建新城市的规划:奇波拉罗山丘被夷为平地;圣母大殿、拉特朗大殿和圣十字大殿之间的街道修建完毕,圣十字大殿正好座落在斐理斯大道(via Felice)中轴的末端;以上的规划是全按十六世纪末西斯笃五世(sixtus V)所计划的。

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
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

大殿旁的修院里,有价值连城的塞索瑞安图书馆(Biblioteca Sebastiano),图书馆大厅是建筑师奇普里亚尼(Sebastiano Cipriani)在1724至1727年间所建;该厅墙上的壁画乃出自皮亚琴察的画家潘尼尼(Cian Paolo Pannini)的手笔。

直至l871年,意大利政府这座图书馆收归国有之前,著名的塞索瑞安书库(Fondo Sessoriano)就保存在这里;现在这书库存放在罗马国立中央图书馆(Biblioteca nazionaleCentrale di Roma)内。该书库珍藏的手抄本超过450卷,这些都是圣十字大殿修院院长兰卡蒂(Illarione Rancati)于十七世纪中叶,开始收集的。

中世纪建造的大殿正门面,被充满动感和戏剧效果的十八世纪新造正门面所取代:这门面由一列列的壁柱饰带分成三个凹凸间距,上方冠以一个弧形顶墙和三角顶饰、楼顶的栏杆上有数尊石像。从下面的三通门口进去、有一个椭圆形的门廊,上盖为圆穹式的拱顶,门廊周围有走道围绕,由多组壁柱饰带和圆柱组成。大殿内由八根古老的花岗岩石柱分成三个通廊,左右各四根,与六根十八世纪加建的壁柱相隔排列。在饰有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徽号的木制假拱顶上,有一幅贾昆托(Corrado Giaquinto)于1744年绘画的圣妇海伦升天油画。

位于教堂木制假拱顶上由贾昆托(Corrado Giaquinto)于1744年创作的油画,圣妇海伦升天
位于教堂木制假拱顶上由贾昆托(Corrado Giaquinto)于1744年创作的油画,圣妇海伦升天

司祭间(presbyterium)内的祭台华盖建于十八世纪,主祭台下有一座华丽的玄武岩墓穴,安葬了圣西泽略(St Caesarius)和圣亚纳大修(St Anastasius)的遗体。拱顶上有十字架显现于最后审判日的油画,也是贾昆托的作品。中殿拱壁山(apse)的壁画,记述圣妇海伦寻获十字架,以及赫拉克里皇帝(Heraclius)重获十字架的事迹,上方有天使簇拥着基督作降福状的椭圆形画,全是罗马诺(Antoniazzo Romano)于1492年所作。

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祭台
耶路撒冷圣十字架大殿祭台
圣海伦寻获十字架“真木”的壁画
圣海伦寻获十字架“真木”的壁画

此外,值得注意的有阁楼上的罗马式壁画(十二世纪)、哥斯马特式(cosmatesque)镶嵌图案地板(十二世纪)、以及两侧廊(aisles)内的油画(十七至十八世纪),后者是出于万尼(Raffaele Vanni)、加尔齐(Luigi Garzi)、玛拉达(Carla Maratta)和帕塞里(Giuseppe Passeri)的手笔。金纽奈斯枢机(Quinones)的墓碑,是十六世纪时按桑索维诺(Jacopo Sansovino)的设计而制成的。

两所半地下的小堂,是朝圣者必到的地点。两所小堂有两道台阶与大殿的司祭间两旁相连,一为入口,另一为出口。右边的小堂是圣海伦小堂(Cappella di Sant’Elena),左边是圣母怜子小堂(Cappella della Pieta),后者是较晚的建筑。

圣海伦小堂也称圣海伦室(Cubiculum Sanctae Helenae),圣妇海伦在这小堂地上撒下来自加尔瓦略山的泥土后,便把珍贵的十字架真木供奉在这里。

据说瓦伦提尼安三世皇帝(Valentinian III 425-455))与母后普拉奇迪亚(Galla Placidia)及皇妹和诺里亚(Honoria),曾命人以极美丽的彩石镶嵌画装饰拱顶(vault),可惜今天已荡然无存。这拱顶在十五世纪末到十六世纪初,由贝鲁齐(Baldassarre Peruzzi)按照梅洛佑(Melozzo da Forli)的设计全面重作,在1995年大殿翻修后,其辉煌面貌尽现眼前:镶嵌画中央有耶稣举手作降福状,周围是四福音圣史和四件有关十字圣架的事迹。镶嵌画下方的壁画是由称为波马兰齐奥(Pomasrancio)的切尔奇尼亚尼(Niccolo Circignani)于1590年所绘,描述圣海伦寻获十字架真木的事迹。

祭台上的雕像原是天后女神朱诺(Juno),梵蒂冈博物馆内有一式一样的雕像、但后人却巧妙地在石像上加放耶稣受难的刑具,使成了圣海伦像。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在1602年为这小堂绘了三幅油画,分别是圣海伦手扶十字架、耶稣被钉十字架和耶稣受茨冠苦辱,后来由于霉损,遂于1724年被移除,随后更被卖掉.现在收藏在法国格拉斯市(Grasse)。

圣母怜子小堂(Cappella della Pieta)又称为额我略小堂(Cappella Gregoriana),是遵照卡瓦哈尔枢机(Bernardino Lopez de Carvajal)的意愿于1495至1520年间建成,与圣海伦小堂对称并相连。小堂的名字“怜爱”(Pieta)意指天主的爱,即天父奉献自已圣子的大爱,亦是天主子自我牺牲的大爱,也是人类对那位不惜为人牺牲的天主所表示的敬爱。天主的怜爱是一项带来恩宠的行动、与人类的怜爱不同,人类的怜爱仅是感情和同情的表现。

圣母怜子小堂的祭台上有一大理石的圣母怀抱耶稣圣尸的浮雕像(1628-1629),与圣额我略的祭台相连.它是个三折屏状的(triptychal)珍贵圣髑柜,框扇可以开合,内里共有200多个圣髑匣。圣髑柜中央有一幅十三世纪末或十四世纪初的“耶稣圣尸橡”(Imago pietatis)镶嵌画,置于一个银质画框内,银框原镶有十个搪瓷小画、今日仅余七个,包括耶稣受鞭答、背十字架、被钉十字梁,以及安哲奥(Angio)、圣塞普尔格罗(Santo Sepolcro意即耶稣圣墓)、德尔.巴尔佐(Del baslzo)和蒙福特(Orsini Monfort)的徽章。赞助制作这艺术品的人,很可能就是于1380年到圣地朝圣的赖蒙多.德尔.巴尔佐(Raimondo Del Balzo),他于1386年将这艺术品献予圣十字大殿。

几年之后有传闻说,这幅基督的画橡正是圣大额我略教宗(St Gregory I 590-604)在神视中所见到者,这是圣髑柜弧形顶饰(tympanum)上的刻文所指出的:”Fuit sancti Gregorii Magni Papae”。根据传统的说法.圣大额我略教宗在塞索瑞安大殿举行弥撒时,受难的基督出现在他眼前,活像个“苦人儿”(vir dolorum)。圣额我略的传记中并未记载这一神视;一般认为这传说是源自圣十字大殿、是麦肯能(Israel van Meckenem)于1495年在圣髑柜中央的“耶稣圣尸像”(1mago pietatis)下方所刻的一句话所引致:“此乃教宗大额我略在他的神视后,命人在圣十字堂所画的耶稣圣尸像”。

继圣大额我略后,基亚拉瓦莱(Chiaravalle)的圣伯尔纳铎(St Bernard 1090-1153)在罗马三泉(Tre Fontane)隐修院附近的小堂奉献弥撒圣祭时,也得到了同一的神视。1630年两位画家在圣母怜子小堂的拱顶上,把圣大额我略的神视描绘出来,一位是于162O年从米兰(Milan)到罗马来的兰尼(Girolamo Nanni),另一位是罗马人拿彼(Franceso Nappi ca. 1565-1630)。这壁画阐释了关于炼狱(purgatory),和通过信友的祈祷和诸圣人的代祷,可使炼灵早获解救的教义。圣大额我略和圣伯尔纳铎同被纳入画中-圣伯尔纳铎的神子们自l56l年起,使在这大殿供职。拱顶中央,下排画着几个炼灵被烈火包围着,两旁的天使从他们中选了两个已经完成补赎的灵魂,使他们挤身诸灵的行列,升到至圣圣三的座前。中排有身穿教宗服和脱下三重冠(tiara)的圣大额我略,和身穿白色会衣及手持院长牧杖的圣伯尔纳铎。

圣大额找略背后有圣本笃(St Benedict of Norcia),而圣伯尔纳铎背后则有圣罗拔(St Robert of Molesmes)。他们的角色是为炼狱灵魂代祷;他们的上方有其他更有力的代祷者:左边有圣保禄和圣若翰洗者,右边有手持天堂钥匙的圣伯多禄和另一位宗徒。童贞圣母位于两列圣人的中间呈祈祷状、面向画中最高点的天主圣三,目光注视着基督。

拱顶四边有四幅对称的壁画:两幅有关圣大额我略,另两幅有关圣伯尔纳铎。

这拱顶的壁画在圣像画艺史上具有极大意义,其意念与特伦多大公会议(Council of Trent)隆重宣布有关炼灵的天主教教义(1563)完全相符,阐释了炼狱灵魂得救的道理,并着重弥撒祭献的价值。司铎若在切利奥(Celio)的圣大额我略堂(San Gregorio Magno)内,或在其他少数同等级别的教堂内献祭,便可使炼灵蒙受全大赦(plenary indulgence),并获享圣大额我略的亲身代祷,以免除罪罚;圣十字大殿的小堂自1574年起,便享有类似(ad instar)额我略祭台的特恩。

圣十字大殿成了罗马公祷站“Station”的教堂之一,继而成为圣年大赦的朝圣大殿之一,十六世纪中叶更被圣斐理伯.内利(St Philip Neri)列为朝圣行程中七大教堂之一。今天,圣十字大殿继续是罗马和普世教会宗教生活上重要的一站。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