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教会艺术 博物馆 梵蒂冈博物馆

梵蒂冈博物馆

279 views
1
终审判,米开朗基罗

Sculptures_above_the_entrance_of_Vatican_Museums

梵蒂冈博物馆在教宗儒略二世(Julius II)的指示下开始了收集艺术文物的工作。那被喻为十八世纪古典艺术理想典范的阿波罗雕像(Apollo del Belvedere)正属儒略二世所有。文艺复兴时代的教宗们均以研究古代学术来促进文化发展,另一方面他们又想让教廷举行活动和礼仪的场所洋溢着神学和圣经学的含义。

通往博物馆的大楼梯,莫莫(Giuseppe Momo)设计(1932)。
通往博物馆的大楼梯,莫莫(Giuseppe Momo)设计(1932)。他还设计了梵蒂冈城内的火车站、政府大楼和圣亚纳入口
陈列室指南,访客必需沿既定的路线参观,需时大约90分钟至五小时。由于博物馆非常大,要看的艺术品又多不胜数,因此,敬请访客不要分散,而要沿着不同颜色的主题路线,任择其一参观。
陈列室指南,访客必需沿既定的路线参观,需时大约90分钟至五小时。由于博物馆非常大,要看的艺术品又多不胜数,因此,敬请访客不要分散,而要沿着不同颜色的主题路线,任择其一参观。

西斯汀小堂(Cappella Sistina)的壁画是米开朗基罗在他艺术生命的两个阶段(1508-1512;1536-1541)分别在两位教宗的任期内(儒略二世和保禄三世)完成的。早在十五世纪时,一些画家在西斯汀小堂墙壁下方已开始了以艺术来诠释神学的大计,以表达出新旧约圣经的连贯性及救恩的普世性,而米开朗基罗则完成了他们的宏愿。

“天主创造亚当”,西斯汀小堂壁画局部特写(1508-1512),米开朗基罗绘,天主用手接触亚当的手而将灵魂和智力赋予他。
“天主创造亚当”,西斯汀小堂壁画局部特写(1508-1512),米开朗基罗绘,天主用手接触亚当的手而将灵魂和智力赋予他。

Michelangelo,_Creation_of_Adam_05 Michelangelo,_Creation_of_Adam_06

米开朗基罗沿小堂的拱顶(vault)画了《创世纪》的故事,根据文艺复兴所依循的新柏拉图哲学思想,用极其美丽的裸体人像,描绘人类获救的经过:从人的堕落(以“诺厄醉酒”代表)到原始的救赎(以天主的创造行动来表现)。拱顶的中心画了天主“创造亚当”,画中可见到天主圣父以手接触亚当的手,将生命与灵魂赋予人,那时,人尚未被罪污染,体态完美无瑕。

在巨型的“最后审判”壁画中,米开朗基罗描绘人类戏剧性的历史:人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罪恶,也知道得救的必要工具(信德和教会)。米开朗基罗作此画时,已经是六十来岁的人,而十六世纪中叶又是罗马教会承受切肤之痛的时代: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改教,随后德国和英国等逐一离开罗马教会。因此,“最后审判”的壁画不仅留下了画家本人内心痛苦的痕迹,也反映了当时教会的创痛。米开朗基罗在深蓝的底色上绘了圣人和魔鬼、获救的人与被罚的人的裸体形像,画工虽极其细腻新颖,却流露出盎然的古风,有点像弃用错觉深度(illusion of death)的哥德式(gothic)艺术 。

Michelangelo,_Giudizio_Universale_02

拉菲尔修饰的各个厅堂,均以教会历史为主题,而历任教宗都是教会历史的主要建造者和见证人,故此他们的肖像纷纷出现在画家描绘的历史事件中。拉斐尔罗去世后,由罗马诺(Giulio Romano)和工场画师们完成这些厅堂的修饰工作。这些画工经历了三任教宗(儒略二世、良十世和格来孟七世)才全部完成。教会在世上的历史往往表现在神学和信仰的考验上,而艺术和哲学却是神学的理性成果,以及信仰的见证。梵蒂冈博物馆珍藏的重要文物都是在刻意讲授教理的精神下诞生的。

拉菲尔厅之一
拉菲尔厅之一

梵蒂冈宗座图书馆:(Bibl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设在梵蒂冈博物馆内,是教宗的图书馆,也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图书馆之一。馆中收藏了人类最珍贵的文字文化。这图书馆由教宗尼古拉五世(NicholasV)所建,可能是趁1450禧年的机会成立。1475年,教宗西斯汀四世(Sixtus IV)将它开放为公共图书馆。

梵蒂冈图书馆
梵蒂冈图书馆

馆中收藏了十五万册古代手抄本和难以计算的手稿和档案、一百万本以上的印刷书籍,包括古版书和十六世纪的书籍。图书馆拥有的古版书可能是世界上最丰富的。馆中印刷馆的刻板多达十万块。

“梵蒂冈博物馆”(Musei Vaticani)的藏品,多姿多彩。单从数字方面来说已经可以看出它的庞大。馆内开放的参观面积超过42,000平方米,陈列展品的地方长达7公里。历史最悠久的展馆有:庇护─格来孟馆(Museo Pio-Clementino),即希腊罗马雕刻艺术馆,是十八世纪末教宗庇护六世(Pius VI)成立的。贾拉蒙特馆(Museo Chiaramonti 1808)和新翼陈列室(Braccio Nuovo 1816-1822)均由庇护七世(Pius VII)修建,藉以补偿拿破仑根据托楞蒂诺条约(Treaty of Tolentino)将珍贵艺术品运往巴黎所造成的损失。

保禄小堂(Cappella Paolina)乃教宗保禄三世委托小桑加罗(Antonio da Sangallo il Giovane)设计,又于1542至1550年间委托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修建,他在小堂中画了“扫禄归化”和“圣伯多禄被钉十字架”两幅壁画。保禄小堂目前不开放参观。

伯多禄殉道
伯多禄殉道
保禄归化
保禄归化

额我略俗艺博物馆(Museo Gregoriano Profano)是教宗额我略十六世于1836年在拉特朗大楼创立,并于I970年代迁移到保禄六世新翼(Ala Paolo VI)。额我略俗艺博物馆收藏了世界上最著名的古典雕刻艺术品,例如:阿波罗像(Apollo del Belvedere),拉奥孔(Laocoon)大理石群雕,奥古斯都像(Augusto di Prima Porta),阿西娜和马西亚群像(Athena & Marsia)。教廷著名艺术家如若翰•维斯康蒂(Giovan Battista Visconti)、恩尼奥•维斯康蒂(Ennio QuirinoVisconti)和卡诺瓦(Antonio Canova)等的作品,也原装展陈出来。庇护─格来孟馆保存了卡诺瓦的三件重要雕刻品:佩塞奥像(Perseus)、两名运动员克笛乌甘特(Creugant)和达摩色(Damoxen)的雕像。

额我略俗艺博物馆
额我略俗艺博物馆

这些博物馆注重的是艺术品的历史价值,因而推动了修复古代艺术品的努力,另一方面也促进了仿古艺术品的制作。从建筑学角度来看,许多展馆的建筑反映了古代风格,例如圆厅(Sala Rotonda)和新翼陈列室(Braccio Nuovo)属罗马帝国时代的风格。许多雕刻品在发掘出来时已经残缺不全,但梵蒂冈博物馆仍然予以收存,因而发展出力求完整和可以解释的整修技术;一些今天已经不再采用的技术,却因历史之故而继续保留下来。十八世纪时,由于人们对伊特鲁里亚文化学(Etruscology)和埃及文化学(Egyptology)发生浓烈兴趣,因而有了额我略伊特鲁里亚馆(Museo Gregoriano Etrusco 1837)和额我略埃及馆(Museo Gregoriano Egizio 1839),两者都是教宗额我略十六世创立的。

伊特鲁里亚馆陈列的文物,一些是来自考古挖掘的,另一些是购入的。埃及馆除埃及文物外,还陈列了一些罗马时代的埃及艺术复制品,这些原是罗马哈德良皇帝(Hadrian)为他在提沃利(Tivoli)的别墅而制作的。历代教宗们所收藏的古代艺术就是这样一一陈列出来,惠泽众人。

由于古老的梵蒂冈宗座大楼(Palazzo ApostolicoVaticano)不敷使用,教宗庇护九世(Pius IX)便在已经设有额我略俗艺博物赠的拉特朗大楼中,修建庇护基督文化馆(Museo Pio Cristiano 1854)用来放置从地窟和基督徒墓地教堂,收集到的古代文物,与另一些较早出土的礼仪文物一同展出。这些礼仪文物由教宗本笃十五世(Benedict XV)搜集,托梵蒂冈图书馆(BibliotecaVaticana)保存。民族学传教馆(Museo Missionario Etnologico)由教宗庇护十一世(Pius XI)创立,正如他在1926年11月12日颁布的自动手谕(Motu proprio)所说的,成立这个博物临的目的是要“展示在世上拓展天国者的辛劳”。

此外,为了提供有关教会历史的资料,1970年代又在拉特朗大楼成立了历史博物馆(Museo Storico)。

最后还有美术馆(Pinacotec)和现代宗教艺术收藏室(Colezione di Arte Religiosa Moderna)。前者是奉教宗庇护七世之命建造的,他希望将卡诺瓦于1815年从巴黎重新得回来的绘画,收藏在梵蒂冈内,这批画几乎全部以宗教为主题。事实上今日展出的某些名画是与首都山美术馆(Pinacoteca Capitolina)“交换”回来的;在十九世纪时,这些作品原属教宗所有。这些名画包括一些十七世纪的杰作,如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卸下耶稣圣尸”,多梅尼基诺(Domenichino)的“圣热罗拉莫领临终圣体”,普森(Nicolas Poussin)的“圣埃拉斯莫 (Erasmus)殉道”,称为瓦伦泰(Valentin)的博罗内(Jean de Boulogne)所绘的“圣博策苏(Processus)和圣马蒂尼安(Martinian)殉道”。文艺复兴时代的名画,可举出在拉菲尔厅(Sala Raftaello)陈列的作品,如“福利尼奥圣母像”(Madonna di Foligno)和“耶稣显圣容”,还有阿尔斯特(Pieter van Aelst)按拉菲尔的设计织成的挂毯,它们是用在举行隆重礼仪时装饰西斯汀小堂的。其他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杰作有:良纳多(Leonardo)未完成的“圣热罗尼莫”,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的“卸下耶稣圣尸”,罗贝蒂(Ercole de’ Roberti)的“圣文生•菲雷里的奇迹”。

现代宗教艺术收藏室(Collezione di Arte Religiosa Moderna)是教宗保禄六世(Paul VI)于1964年5月7日与艺术家会晤后决定设立的。在那次会晤中,教宗提到梵蒂冈在艺术收藏上的悠久传统。教宗有鉴于宗教价值观在艺术界出现危机,因而请艺术家们提供一些作品,好提醒人们精神和宗教的重要价值。就这样,许多现代艺术家提供了他们的作品:这些艺术家包括:马蒂塞(Matisse)、格雷戈(Emilio Greco)、明古齐(Luciano Minguzi)、马蒂尼(Arturo Martini)、鲁奥(Georges Rouault)、卡利(Corrado Cagli)。现代宗教艺术收藏室于1973年揭幕,随着时间的推进藏品大有增加。这批画作陈列在博尔贾室(appartamento Borgia)和几个相连的展室。文化是通向信仰的桥梁,因此历代教宗不遗余力地促进文化发展。本笃十四世(Benedict XIV)在梵蒂冈图书馆的入口处,把成立该馆的动机刻在碑上:『令罗马发扬光大,肯定信仰的真谛』。图为克莱(Paul Klee)的作品:“矗立城中的哥德式主教座堂”。

1条评论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