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教会艺术 圣像 圣达勉堂苦像与圣方济

圣达勉堂苦像与圣方济

477 views
0

(一)圣达勉堂苦像与圣方济

圣达勉堂位于亚西西(Assisi)市郊,而亚西西则属于意大利的翁布里亚(Umbria)省,其省会是佩鲁贾(Perugia)。约在1205年,圣方济的生命起了极大的变化,那是在他和痳疯病人相遇的经验后产生的。

在他的遗嘱里,方济自己肯定了这个事实。紧接着这个变化,方济后来回忆说:主曾赐我在圣堂内拥这样的信德,使我这样简朴地祈祷和说:“主耶稣基督,我们在你普世的圣堂内,朝拜你。我们赞颂你,因为你以圣十字架,救赎了世界。”

在同一年的较后时间,方济在圣达勉堂经验到十字架上的耶稣。对圣堂的信德,很可能是因此而引发的。传记作者记述了以下的片断:“一天,方济正在恳求天主恩准他的哀告时,天主就默启他:不久会有人告诉他该作什么。此后不数日,方济独自在圣达勉圣堂附近散步时,从心灵深处发出一道声音,命令他进圣堂去祈祷。方济遂到圣堂里,跪在被钉的救主耶稣苦像前,极度热心地作祈祷。忽然听到一个亲切的声音说:‘方济,难道你看不见我的教堂正在倒坍么?去,快替我把它修补起来吧!’方济以惊异的神情,战抖地答说:‘是的,主啊!我很高兴地马上去作。’方济误以为天主要他修补古老破旧的圣堂。 …. 自从被钉的耶稣苦像给他讲话的那一时刻开始,他的心便为他那感人的圣爱所摄引,同时也由于感受到他的苦难而受到冲击。在他以后的生命中,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耶稣的苦难圣伤。在他去世前两年,肉体上也神奇地印上耶稣的五伤:在双手双足及肋旁上的伤痕完全和耶稣的一样。”( 三友拾遗13-14 )

(二)圣达勉堂苦像

这苦像高约1.9公尺,宽1.2公尺,厚0.12公尺;圣像画是绘画在贴上了亚麻布的胡桃木上。十字架的外形与众有别,可能是为了让作者发挥自己的想像力和创造力。它应该是为了圣达勉堂而特别绘画的,挂在祭台之上。这座教堂不像是个堂区教堂,在方济时代已破落不堪。

圣达勉堂内部

它大概是12世纪的作品,与同时期翁布里亚的其他作品类似。这类艺术,可能是由塞尔维亚或叙利亚的僧侣,从东方传入意大利。它的作者是谁,已不可考。我们只能体会到,这位作者经过长久祈祷后,绘成这圣像画;借此来增强及坚固人们的信德。圣像画既是信仰的作品,我们应从信仰的角度,去比较推断,借简朴的反省,能加强或坚固信仰。这一类的苦像,和较早期强调凯旋、复活、君王式的苦像不同;亦与较后期强调受苦、死亡、被钉的苦像大异其趣。

这圣像画的作者,似乎深受若望福音的影响;好像是一位艺术家在默想祈祷若望福音时,情不自禁地绘画出的作品。若望所描述的,是位完全自愿接受苦难的耶稣,是位掌握自己命运的耶稣,是位完成父派遣他使命的耶稣,是位在苦难中彰显光荣的耶稣。若望记述的苦难情景,栩栩如生地活现在苦架上。

(三)主角

在圣像画中,耶稣俨然是主角,因为他最为庞大突出,且占据着中心位置。其他的人物,都只是配角,是耶稣的证人。耶稣的身体,光耀夺目,有如显圣容时的光华。在红与黑背景色泽的衬托下,耶稣完全脱离其他人物,出类拔萃,令人不期肃然起敬。

耶稣的头部被金色的光环所笼罩,而光环内有一充满光华的十字,取代了耶稣被钉时所戴上的茨冠。这个光环的结构十分特别,它整个在苦架上凸起了出来。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发现整个光环的圆周范围内,有一面淡淡的纱布遮盖着,一直到耶稣的颈项。耶稣的眼睛张得很大,与其他五官并在一起时,很不成比例。他的颈项格外地粗壮,表示他充满了气息。耶稣在手、脚、及肋膀的伤口,有血水像泉涌;血随着双手、双脚及肋旁流溢。因为他的衣服已被瓜分为四分,长袍又被掷骰子的得胜者取去,所以耶稣的身上只缠着腰布;而这腰布看似是有金边的麻布。红、黑两色组成的罪状牌,写着“纳匝肋人耶稣,犹太人的君王”的希腊文。

罪状牌的上端,似乎是另一个境界,像是天国的氛围。在那里,有一个圆环,内有复活的基督。有十位天使,还有天父的右手。圆环中心的人物,是拾步而登的基督。这位基督身穿金袍,肩挂紫红色披肩,左手持着红、金二色的十字架。他的头部及右手突破圆环,冠冕有十字记号的金环,脸面及双目注视高处。耶稣头上戴的不再是茨冠,而是有十字记号的金环。只有半个圆环的下半,意味着人不能见到其上半。在圆环内的是一只右手,那是天主父的手。右手的两只指头,是一个降福的姿势。复活基督的左右,共有十位天使,而十的数字象征的是全部和圆满。他们脸上都表现出欢愉之情,似在庆贺基督的复活,欢迎他重回天父的怀抱。另外,在耶稣手掌的两旁及下方,共有六位天使,好像在观望及讨论耶稣的苦难及涌流的鲜血。

(四)主要人物

五个主要的人物较为重要,因为在比例上,他们比其他的人物为大,他们的名字也清楚地展现在脚下。这五个人物,从左到右分别是:玛利亚——耶稣的母亲;若望;玛利亚玛达肋纳;小雅各伯的母亲玛利亚;百夫长。他们和耶稣最接近,表示出他们与耶稣的亲切关系。他们彼此体积相同,样貌相若,喻意他们扮演相若的角色。他们的身体沐浴在金光中,象征他们都已被复活的光华所涵盖。在五个人物中,百夫长和其他四位不同。只有他的头上没有光环,唯独他不在圣人之列,但他是一个信仰者的典范。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耶稣,他右手的三只手指,是传统“我在说话”的标记,意思在说:“我在见证耶稣是主”。他左手持着的是什么,则未能确定。

雅各伯的玛利亚,是对观福音所提及的次雅各伯和若瑟的母亲,若望福音所说的克罗帕的妻子。在圣像画中,这位玛利亚好像正和她的同伴玛利亚玛达肋纳密谈,讨论耶稣的事迹。她的手指向耶稣,像似在安慰她的同伴。玛达肋纳的玛利亚和耶稣母亲的姿势相近,把左手放置在面颊上,表露了极度的悲痛。她虽站在耶稣身旁,却把头背着耶稣,流露了伤痛之情,好像不忍目睹,因为她爱的多。若望站在耶稣身躯的右边,他的姿态类似玛利亚玛达肋纳,紧贴着耶稣。耶稣肋旁涌溢的血,好像要激射到若望的头上。若望应是福音所说的耶稣所爱的门徒;即在晚餐厅中,紧靠在耶稣胸膛上,欲知耶稣心意的那一位。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和玛利亚玛达肋纳的姿势相近,都是把左手放置在面颊上,表露了极度的悲痛。和玛达肋纳不同的,是她面向耶稣,双目加以凝视。她的右手和若望一样,指向耶稣,似乎二人在讨论有关耶稣的一切。玛利亚站在耶稣的最右边,这是显要、尊贵的位置。

(五)次要的角色

这些人和动物,体积较五位证人为小,占的位置也不在中心地带,理应扮演较次要的角色。

在百夫长的左肩后面,有一个细小的头,其后还有三个。关于这个人物,曾引起不少的揣测及猜想。有人以为是百夫长的仆人,有人以为是王臣的家人,有人以为是圣像画的作者本身,亦有人以为是旁观者、即所有信友的代表。

耶稣母亲腿旁的人物脚下,有一个清晰的名字“Longinus(朗吉努斯)”。从他身着的罗马兵士服饰,及他手中拿着长枪的姿势来看,他应该是刺透耶稣肋膀,让血水涌流的那一位。在百夫长腿旁的人物,传统称他为“Stephaton(斯德法当),或是Stefanatus (斯德范纳多),或是Stephen(斯德望)”,并认为他就是把醋递给耶稣的那一位。他的服饰不像是罗马兵士,而像是一位圣殿警卫、犹太人的差役、或是会堂长。他的脸面是侧面的,在整幅圣像画中只有他一人是这种样式,其他人物都是正面朝向观看者的。

在耶稣的左腿旁的黑色线上,有一只站立着的公鸡。这公鸡立刻让我们记起,耶稣对逞强的伯多禄提出的警告:“今天鸡还未叫以前,你要三次说不认识我。”在伯多禄第三次否认以后,若望强调“立时鸡就叫了。”公鸡,就是一个这样的提醒。也有作者认为,在古代,公鸡象征东升的旭日;而耶稣就是匝加利亚所指的旭日,也是玛拉基亚先知所指的正义的太阳。

在耶稣脚下,清楚看到两个头戴光环的圣人,但无法确定他们的身份。按传统说法,这里本应有六位圣人,他们都是翁布里亚省的主保圣人,分别为:圣达勉,圣天使弥额尔,圣路斐诺(Rufino),圣若翰洗者,圣伯多禄和圣保禄。

修复仿制图

除了底部外,圣像画的周边都围上了贝壳。而耶稣脚部有一黑色的空间,他展伸的双手的背后也有黑色的空间。十字架圣像画的最底部,即六位圣人的下面,有一个泥土颜色的基础,好像在承托起整个十字架。贝壳的围边到此为止,好像是一道打开的门,门口站立着翁布里亚的主保,欢迎人由此路进。

(六)圣达勉堂、方济、嘉勒(佳兰)

方济听到耶稣在苦像上的召叫后,绝非一帆风顺。传记作者们毫不吝啬地描写他的挣扎,方济自己在遗嘱内多次强调天主如何亲自领导他,也借“没有人指示我应做什么”来说明他的摸索。

传记作者记载:“方济在洞穴内,成天含泪斋戒祈祷,从不信赖一己的力量或德能,而是把自己的一切全置于天主手中,一心信赖天主。”(三友拾遗17)其实,在方济听到主的声音前,同一作者已指出方济“跪在被钉的救主耶稣苦像前,极度热心地作祈祷。”可能就在这一刹那,他献上这动人的祷文:“至高、光荣的天主,求你照亮我内心的黑暗,并赐给我真确的信德,坚固的望德,完善的爱德,知觉和真知灼见。主,好使我能承行你圣善而真确的命令。”圣达勉堂的苦像,是方济重建教会的泉源;在这苦像前的祷告,则是方济重建教会的力量。

佩鲁贾传说的作者,指出方济在逝世前,即1225 年,曾回到圣达勉堂附近的隐室,居住了五十天或更长的时间,那时圣达勉堂已成了圣嘉勒及贫穷女士们的会院。方济就是利用这段时间,撰写了著名的《造物赞》(太阳歌)的第一部分;又为了化解主教与市长间的仇怨,加上了第二部分。在那里,他又写了《劝勉赞》 ,送给贫穷女士们,指导她们持守自起初誓许的生活。圣方济早在整修圣达勉堂时,已曾经预告“这座堂址将来要成为一座修女院”。有关这一点,传记作者加以强调:“他真的预言了未来,因为圣达勉的堂址的确是一块圣地:方济第二会,嘉勒女修会就奠基在那里。根据方济各修会史,在方济离弃世俗生活而献身天主后第六年,即公元一二一二年间,圣达勉堂址即成为圣女嘉勒女修会的摇篮;圣女嘉勒就是那一年的三月十八日或十九日,由圣方济亲手为之剪发而收录入会的。”( 三友拾遗24 )

嘉勒传记的作者介绍说:“她教导初学生们哭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同时,她在语言所教导的,她用她的行为表达出来。”作者清楚地提示,嘉勒所面对的十字架,正是方济所面对的那一个。 “就是在这地方,当方济正在祈祷时,有声音自十字架向他说:‘方济,去修理我的屋宇吧!它正如你所见的,完全被破坏了。’”这圣达勉堂的十字架圣像画,应该是嘉勒及她姊妹们神修的泉源。

嘉勒观望着这十字架,发展出自己神修的特色。她和方济一样,神修中心在强调追随耶稣的足印;她和方济不同,隐修的生活方式让她把精力专注于贫穷及观看,从此酝酿出“明镜神修”。

她勉励布拉格的依搦斯,要“注视着那位为你而成为可轻视者,并且追随他”;要“凝视他,细看他,默视他”。在致布鲁葛的艾孟杜鲁德的书信中,她也鼓励收信人要“举目注视邀请我们的上天,且背负起十字架并跟随走在我们之前的基督。”嘉勒教导依搦斯说:“将你的心放在永恒明镜之前,将你的灵魂放在光荣的光辉中。”她进一步发挥说:“因为这个神视既是永恒光荣的光辉,也是永恒之光的光辉及毫无瑕疵的明镜”,就“应每日凝视这明镜,并且在它内继续仔细查阅你的面容。 … 在这明镜上,反映出有福的贫穷、圣善的谦逊及不可言喻的爱德。”

方济曾给病得要死的嘉勒许诺,在她死前一定会见到方济,这许诺在方济死时得以实现。传记作者记述:“短时期以后,方济在夜间逝去了。早上,亚西西的百姓,男男女女及圣职人员,都涌到会院来寻找他的尸体。唱着圣诗和赞歌,手持青绿棕榈枝,他们因着天主的旨意,把他抬到圣达勉会院,致使主透过他圣人的口所说的话,得以满全;亦使他的女儿和仆人们,得到慰藉。姊妹们平日领圣体和聆听天主圣言所用窗户的铁栏被往后拉开,兄弟们把方济的肢体用担架抬起,在窗口前用双臂持着,至少有一会时刻。嘉勒主母和她的姊妹们,由此经历了非常的安慰;但她们也痛哭起来,同时亦感觉到极大的伤痛,因为在天主以外,圣会祖就是她们在世上的唯一慰藉。”( 佩鲁贾109 )

在圣达勉堂,方济听到十字架的呼唤,展开了悔改生活。也是在圣达勉堂,方济被抬至十字架前,完成他的悔改生命,逾越到另一世界。

(七)结语

这一幅圣像画,绘画出耶稣被钉死、复活、升天的奥迹,同时也绘画出天主父、子、神的圣三奥迹。它既道出天使因耶稣的奥迹而喜悦,也同时介绍了证人的见证。圣像画的作者,好像在肯定若望写福音的目的:“这些所记录的,是为叫你们信耶稣是默西亚、天主子;并使你们信的人,赖他的名获得生命。”

这圣像画为方济是具体的,他从十字架听到耶稣的呼唤。这圣像画为嘉勒也是具体的,她从十字架看到反映耶稣奥迹的明镜。我们在凝视这圣像画时,要做个有信德的人。

我们可以借致希伯来书作者的话作结:“我们既有如此众多如云的证人,围绕着我们,就该卸下各种累赘和纠缠人的罪过,以坚忍的心,跑那摆在我们面前的赛程,双目常注视着信德的创始者和完成者耶稣:他为那摆在他面前的欢乐,轻视了凌辱,忍受了十字架,而今坐在天主宝座的右边。”( 12:1- 2 )

(八)与圣方济同祷

至高、光荣的天主,求你照亮我内心的黑暗,并赐给我真确的信德,坚固的望德,完善的爱德,

知觉和真知灼见。主,好使我能承行你圣善而真确的命令。

[xhshop-btn-gratuity class=”buybutton”]立即打赏[/xhshop-btn-gratuity]

我们的成长,离不开您的支持!

文:撮錄自:《 聖達勉堂苦像》胡健挺OFM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