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韦欢神父博文 圣事、圣仪献仪司法责任

圣事、圣仪献仪司法责任

515 views
0

作者:韦欢神父

基督信徒藉洗礼加入教会这一有形可见的基督奥体,不仅获得精神上的内在联系,也拥有基督徒在团体中的权力和义务。在牧灵工作中向信友征收费用或信友自愿捐献都是合情合理之事。我们首先看一下“奉献”或“献仪”这个概念。(接下来文章中都有“献仪”这个词)

其实在1983年法典颁布之前,教会一直采用“税收”、“费用”一词。随着时代的改变,今天的教友很难接受这个表述。现行法典在圣事、圣仪施行中采用“献仪”一词,而在行政、司法领域所产生的经济关系则用“费用”或“税收”(参:法典 1264条,2项)。一方面教会不愿将圣事——天主白白的恩宠,与经济挂钩;另一方面也不能忘记,这些费用是维持教会、圣职人员合理用度的唯一来源。

我认为,有个概念是很清楚的:圣事的施行不产生任何费用,也就是说,圣事不是经济交换、买卖。教友的经济给予与所施行的圣事没有任何等价关系。可能很多信友并不认识由买卖圣事所造成的后果,即对施行或领受圣事者,处禁罚或停职罚(法典1380)。

我们中国教会目前在行政领域所产生的费用并不是特别熟知,比如诉讼、结婚手续、教会税等,所以我们在此不谈及。我们只简单看一下弥撒献仪的有关规定。

A)弥撒献仪

法典945-958,及圣职部于1991年2月22日颁布的《Decreto sulle Messe plurintenzionali》规定了有关弥撒献仪的细则,我们从法律角度认识一下弥撒献仪所产生的司法责任。

1)法典关于弥撒献仪的规定(法典945-958)

教会自古以来一直鼓励信友以特别或个人名义求弥撒,特别是为炼狱灵魂,借此方式帮助举行弥撒神父日常生活费用。教省应以法令形式决定弥撒献仪定额,神职人员可以明确收取弥撒献仪,但不得要求超额献仪,或如自愿奉献超额的弥撒献仪,和低于定额的献仪,可以接受(参:法典952条 1项)。这些规定并不意味着神职可以拒绝为没有献仪的弥撒意向举行弥撒,相反,教会奉劝司铎即使不收任何献仪也要为穷苦者献弥撒(参:法典945条 2项)。根据这些法条,教会立法者尝试避免各种由弥撒献仪产生的非正义:一方面,有些地区并不是由于经济苦难,而是人为自私原因或缺少信德,阻碍,甚至是攻击神父收取弥撒献仪现象,对神职的供养采取剥削和压榨,神职难以维持生计,被迫下海从商的现象时有发生;另一方面,神职滥用权力,以各种名义高额征收献仪,比如婚丧嫁娶等,或擅自合并弥撒意向的违法行为也是屡禁不止。

我个人认为,由于我国经济结构,地域经济发展水平,城乡经济收入差别甚大,即便在教省内也存在巨大差别,所以教省很难以法令形式规定统一的弥撒献仪定额,当然这里也抛开教省主教几乎没有任何教务来往的事实不谈,唯一的见面机会,我估计也只有政协会议了吧。

我们回到主题,基本原则:司铎每日一台弥撒,一次献仪,除圣诞节外(参 法典951条1项,948条)。

共祭的情况下,每位共祭司铎可按照个人意向并收取该意向的献仪。但禁止司铎在同日举行的第二次共祭中收取任何献仪(参 法典951条 2项)。如果司铎由于牧灵需要,在同日举行或共祭多次弥撒,那么,每台弥撒可以为各别意向举行,但该意向的献仪应归于教会教长所规定的目的(参 法典951条)。

2)1991年2月22日圣职部关于合并意向(多种意向)弥撒的法令

该法令的颁布旨在监督神职人员对弥撒意向擅自合并的行为。合并意向意思是,司铎在没有任何授权下,擅自在一台弥撒中合并多个意向,以获取更多的报酬。这一法令首先强调,未经求弥撒者的同意下,司铎不可默认可以合并意向。圣部强调要尊重求弥撒者的个人意愿。

为了避免滥用职权和非正义,该法令非常不赞同没有任何理由的、单纯为了多收献仪的合并弥撒意向的行为。重申法典948条的规定,一天、一台弥撒、一个意向的原则。当然,也明确合并意向的条件:a) 事先获得求弥撒者自由明确的统一;b)一周之内不可超过两次举行合并意向的弥撒。c) 应告知求弥撒者,该意向弥撒何时何地举行。有关第二个条件有一个司法解释的漏洞,“一周之内不可超过两次”是指在同一城市的一周内,还是同一教堂的一周内,这里并没有明确指出,还望各位司铎按照良心决择。

该法令第五款也规定,由于各地方经济、信仰水平参差不齐,禁止司铎接收在一年内做不完的弥撒献仪。这些做不完的弥撒意向献仪怎么办?教会规定,应怀有基督徒的爱徳,将这些弥撒献仪转给那些没有弥撒献仪的地区或神父,以帮助他们的生活所需,或交与本教区教长。

B)殡葬弥撒献仪

关于殡葬弥撒献仪,法典1181已有相关规定,殡葬弥撒的举行、规格、隆重程度不可受人情、金钱所包围,法典1264条 2项虽然允许征收举行圣事、圣仪的相关费用,比如,去墓地降福,送葬等圣仪,征收额外费用,合法但似乎不合情。所以也建议司铎,时时记得那些经济困难的弟兄姊妹,断不可使他们因为在举行殡葬弥撒隆重程度上产生的巨大差距而感到不安。

本笃十六世主持殡葬弥撒告别礼

借此短文,也特别感谢我的副本堂梁卫国神父,在我于罗马读书期间,以转弥撒献仪的方式,帮助我生活、学习所需。也感谢韦红星神父,以及各位神父在经济上的帮助。当然,也有教友们向我求弥撒,他们以这种方式帮助圣教会建设。愿天主赏赐我的恩人喜乐平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