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韦欢神父博文 圣乐本地化一定要低俗吗

圣乐本地化一定要低俗吗

2,299 views
0
赵彦江神父毕业典礼弥撒

主历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圣则济利亚纪念日,承蒙赵彦江神父邀请,前往罗马宗座圣乐学院参加赵兄毕业典礼。毕业典礼弥撒由教廷教育部部长Giuseppe Versaldi枢机主教主持,弥撒结束后枢机为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枢机说到,大家可以想象这张毕业证书背后有多少汗水和付出。

赵彦江神父(左),弥维礼神父(右)
赵彦江神父(左),弥维礼神父(右)

Zhao_Yanjiang_2

韦欢神父(左);赵彦江神父(右)

这句话让我想到国内很多伪专家、伪音乐家,他们有几位曾如赵兄一般认真学过天主教圣乐?有几位曾如赵兄一样如痴如醉地研究天主教罗马礼神圣的礼仪?然而,让我倍感愤慨的是,近几年来,国内礼仪、圣乐已被践踏,一群无知傲慢之徒以本地化的名义将教会高雅神圣的音乐引进弥撒礼仪中。在我看来,无非是用“本地化”来掩盖自己的无知和无耻。想我中华几千年的文明史,由野蛮逐渐由礼仪教化而走向文明。不知从何时起,我们以丑为美,以俗为雅,以恶为善。

说起“本地化”,这不是只有中国教会面临的问题,其实天主教从耶路撒冷走向普天下之始就是一个不断本地化的过程,至少在宗教表达层面是这样的。最早与希腊文明的接触-抵触-融入;与古罗马文明的相容,但一定是与外邦文明相融合,以希腊哲学为载体阐述启示真理,以古罗马法建设基督可见的奥体,而非采纳民俗中的糟粕。基督宗教传入中国也是一样的,“本地化”不是一个新名词。

jiang_wen_ye
江文也

早先的传教士与我国的先贤早已开始了这个工作,而且非常有成效。近代以来,单从圣乐领域来看,江文也先生,李振邦神父等音乐家曾有过杰出的贡献,他们都曾采用中国传统调式为弥撒谱曲,影响至今。他们从未将戏曲、二人转、秧歌等曲风纳入中国天主教礼仪中,为什么?因为不雅,即俗,甚至是低俗、媚俗、恶俗。

li_zhenbang
李振邦

天主教曾为世界留下宝贵的音乐财富,甚至层经引领世界音乐的发展。未曾听说哪个音乐家是坐在自己屋里,念经、祈祷、更衣,然后圣神直接感动他们,提笔就写出传世之作。他们都是经过长期刻苦的学习训练,才熟练掌握作曲技巧的。不要忘记,恩宠不会超越人的本性。现如今,一些未曾受过专业训练之徒,提笔就作曲,并且将自己的作品叫做“圣乐”。斗胆问一句,何为圣乐?歌词里有“天主”“圣母”“玛利亚”等词汇就是“圣”?还是只要有旋律就是“乐”?

其实“圣乐”,是离不开礼仪的,注意,我说的是礼仪,不是礼节,不是跳舞,不是布道大会。礼仪是教会的行动,不是个人情感的宣泄,在礼仪中只有天主圣言可以出现,歌词里一定是圣经中的经句或教父,圣人的诗词,以此来表达我们所举行的奥迹。在礼仪中,圣言成为血肉-圣祭礼仪。旋律角度来看,教会教导我们说,只有格利高里圣咏才是天主教的“本有”音乐。即便是现代作曲家,也是要从格利高里圣咏中找创作灵感,而非流行歌曲。旋律要神圣、典雅、庄重。

近年来,我发现国内有好多有关礼仪、圣乐的讲座,培训,甚至是音乐节。表示我们已经意识到中文圣乐急需发展;但我深感不安,没有继承哪来发展?讲座、培训、音乐节背后有巨大的利益,不论是是名,还是经济的利都在诱惑很多人招摇撞骗。多年前,我曾看过某教区举办的圣乐合唱比赛,有一位指挥让我记忆犹新。先不说作品好坏,单就指挥的气势足以让我想要革命,热血沸腾。前不久也曾看到某团体演唱格利高里圣咏,拉丁语发音准确与否先搁置一边,将格利高里圣咏每一个音符都按照八分音符演出足以暴露那位大师的水平。

我未曾想要所有农村堂口合唱团都能以精湛的技术演唱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只期望不要再有欺骗。不要在欺骗那些善良的教友。不是每个神父都要是艺术家,音乐家,承认自己只是音乐爱好者并不丢人。

赵彦江神父毕业典礼弥撒
赵彦江神父毕业典礼弥撒

改革开放以来,大陆教会今天终于有一位罗马宗座圣乐学院作曲系毕业的人才——赵彦江神父。我倍感欣慰。等待你的一定是批评、污蔑、嫉妒、仇恨,但如果天主与你同在,你还畏惧何人。我希望今天是中国教会圣乐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时刻。愿圣女则济利亚陪伴你,天主祝福你。

韦欢神父
2016年11月22日于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