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圣体奥迹 兰恰诺圣体奥迹,饼酒变可见的圣体圣血

兰恰诺圣体奥迹,饼酒变可见的圣体圣血

260 views
0

大约公元七百年,在一座名叫荣仁(荣仁是罗马的一位军中百夫长,曾用长矛刺透耶稣肋膀)的隐修院,有一位圣巴西略隐修院的神父,虽然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古时文件相传,他「精通学问,却不知晓天主的学问。」他因不断怀疑面饼和葡萄酒变为基督圣体圣血的道理而苦恼。有一天,他刚念完隆重的祝圣经文后,面饼即变成了一块肉,葡萄酒变成了可见的血。

05

他目赌奇迹,开始心乱,最后恢复了平静。当时他流着喜泪,对自己的信众们说:「啊!有福的见证人啊!祂为击败我们的无信,愿意给我们眼睛启示出『可见的自己』。弟兄们!你们来欣赏我们的天主吧!祂如此亲近我们,请你们来看看我们可爱基督的体血。」会众都冲向祭台,惊讶该一奇迹,并走出修院,向其它市民宣传,而市民相对地也到圣堂,去亲自见证圣体奇迹!

02

那块肉整洁无损,但是圣杯中的血不久后便分成五个大小不一的球,成了不规则形状的五个球。隐修士们决定称一下它们的重量,最后发现:其中一个小球与另一个小球,跟所有的五个球一般重,两球同其它任何三个球一般重,最小的同最大的也一般重。

圣体与血球放在一个嵌玉的象牙箱内。多年保存在三个不同的修会里,在显奇迹的时候,荣仁圣堂由巴西略隐修士们照管,但在十二世纪末, 教堂地产传给本笃会修士,继而传到方济会修士。方济各会士们把地震损毁的老教堂拆除,在原址上建立了新圣堂,取了他们会祖的名字,圣方济亚西西。

历史记载:在奇迹证实后,记述奇迹详情的文件用希腊文、拉丁文写在一块羊皮纸上,保存在两块匾牌中间。据说:在十六世纪前叶,方济会士占居隐修院时,证件曾让二位巴西略会的访客查看。或许他们愿意挽救在历史上曾出现一位信德薄弱的会员之耻辱,在夜间带着证件偷偷离开修院,虽然方济各会士多次追寻,始终未能找回那两个逃跑的人。

1723年,两具象牙宝箱换上了另一具,并将两件圣物陈列出来。这时一具雕刻美观的全银质和水晶的圣体光把那块圣体的面饼形装束起来,就像平常放在圣体光内一样。血球则盛在一个人工刻蚀的水晶圣杯内,有人相信那可能是发生奇妙改变的真正的圣杯。

04

1887年,兰恰诺总主教伯特加(Patrarca),获得教宗良十三世的批准,确定十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为圣体奥迹瞻礼。每年节日前八日内前去朝拜圣体圣堂的人,可以获得全大赦。

1517年2月,罗提盖斯(Rodrieues)蒙席,在有威望的证人前,证实那凝固的五个血球的总重量都等于其中每一「单个」重量,这事实已雕刻在大理石版上,以资纪念,日期为1636年,今天还仍在圣堂里。不过,血球在后续的监定中,这种奇迹不复出现了。

奇迹鉴定经过了数个世纪,最后一次是1970年,那可说是集科学的「大成」。我们具体叙述一下这次的鉴定。

这项工作由教授医师利诺力(Odoardo Linoli)完成,他是解剖学和病理组织学、化学及显微镜检查之大学教授,当时联合医院的医生们共同组织了一团体,参加的要员都是科学家。

这些人,于1970年11月聚集在方济堂的祭衣室,此外兰恰诺总主教、奥道那(Ortona)主教、方济会省会长、总教区之法律顾问、总主教之秘书长、修院全体学生也在场。

在检查圣体光时,大家看到盛着「变成肉块」的月型盒不是封闭的,「未曾发酵」的「微变肉片」中间部分,曾保存多年,而今全看不到了。 「变的肉」被描述为黄褐色,呈不规则的圆形,边缘稍厚,有皱纹,缓慢地变薄,一直到中央部分,在那里起了磨损,而稍稍内延,突出到空隙处。有一小块样品由厚部分取出为在阿来则(Arezzo)医院的实验室作检验。

在检验五个血球时,大家注意到,有关「球的重量」之奇迹,像在一五七四年那样凸显已不见了。该五血球被发现形状不规则,有的皱纹而坚实,呈黄色,像粉笔外形。有一颗小样品取自一球之中央部分,为在显微镜下检查,作科学研究。后来,在完成所有的研究后,两圣物之碎片都送还给教堂。

利诺力教授将结果于1971年3月4日,用详细的医学和科学术语寄给颇有声誉的会议,内含教会职员、方济会省会长、院长,以及市民、法院、政府和兵役有关方面之代表,都市医院医务部之代表、都市各种宗教人士和许多市民等。

教授的结论让最可敬神父鲁支尼,市立医院之化学分析伍尔班教授和一位翡冷翠大学教授共同推敲,详细报导和开会商讨之顼记本保存在修院之档案室。真正的副本,都寄送到教堂之各个职员以及修会会长,另一份则趁一私下谒见教宗时,呈交教宗保禄六世。

有如组织学研究(显微学研究)结果,以下的事实乃是确定而兼考证的:肉块与心壁之纹理肌肉组织是相同的,为保存该肉块,没有任何迹像用过物质或代替品。肉与血之样品乃源自人体,断然排除来自畜牲血肉。

fig1

血与肉又发现属于同一血型AB。由圣体奇迹之血所含概的矿物质,血内所含的蛋白质与正常的血内含量亦有同等比例,氯化物、磷、镁、钾、少数的钠以及较多的钙。

利诺力教授另外注意到:血如果从尸体采取下来,它会迅速地透过“腐朽与衰败”而改变,他的发现结果是排除几世纪以前被喧染为「伪造」的可能性。实际,他认为只有一只在解剖术上的经验手,能够从一中空的器官,即是心脏而获得这样精美切片的圆形外层,也即是一道圆刀口,在外缘厚,慢慢削减,而直到均匀地在中间处变为空隙地。医生完结他的报导说:「血、肉保存在不密封的容器里,纵然暴露在各种物体、气温,以及生物分子的影响下,它们仍没有受损害。盛有圣体圣血的圣体光,以往保存在圣方济堂的祭台侧边,如今则恭奉在正祭台大圣龛顶部的圣体柜中。祭台后边有阶梯,使朝圣者可以靠近圣体柜,柜子背后有开口,这样便能清楚看到基督的圣体圣血。

06

朝圣者会注意到,后边一旦有光,圣体则会显示出玫瑰红色。当人定睛看时,必会想到在超过一千二百年的岁月里,有无数人都看了这一可敬畏的圣体奥迹。

 

[xhshop-btn-gratuity class=”buybutton”]立即打赏[/xhshop-btn-gratuity]

我们的成长,离不开您的支持!